极地椒

脑洞,短篇

     当李吾思把自行车抬上天桥时,陈央正巴在天桥的栏杆上,弯了半个身子向下看。李吾思莫名想到了明天或许有一个新闻――青春少女意外天桥坠亡。于是她推着车快步走到陈央身边,立起自行车的支架,拽着人头发往后一扯,右胳膊拦在人锁骨处往后带了带。陈央惊慌的回头,也就转了半个脑袋,她的辫子被李吾思扯住了。余光瞟到了来人是李吾思,又重新在眼里聚了两汪笑意。李吾思松开手,陈央把头发松下来重扎:“今天怎么从那边上来了?”李吾思指着车篮:“买了鸡排。”陈央把头发挽起来了:“加没加孜然?”风吹过了孜然粉的味道,李吾思点头。她们的口味其实一样,鸡排都喜欢加孜然粉。陈央这时候挽好了头发,说,那走吧。她的头发没盘好,没走几步又散了,像是划了四分之一个圆弧,解放成马尾辫。陈央小声骂了一句,却也没管它,回头催促李吾思:“你快一点!”李吾思推了自行车,看着自己离陈央发亮的眼睛越来越近。她抬头看了一下天,想起早上的天气预报说是多云。但是她觉得厚厚的云层里射出了两束细细的阳光。总有风把云吹散,李吾思看到了陈央晃动的鬓角。她又想起了她们的第一次交集――李吾思坐在座位上,陈央路过她的课桌,又退了回来。“你……叫李吾思?”陈央当时顺手把鬓角的一绺头发别在耳后。左耳还是右耳?好像是右耳,就和现在晃动的那绺差不多。李吾思看着她点头。陈央撑在李吾思课桌上说:“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到名字非常像 lives 的读音?”神色极为认真。李吾思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,反应过来后也是一愣。上节英语课,老师点陈央回答问题,史密斯一家,the  Smiths,陈央的谓语动词用了 live 的三单形式。英语老师为此痛心疾首地说,讲过好多遍了啊,你之前也错过,怎么又错了!李吾思诚实地摇了摇头,真的没人和她说过。陈央笑了,拍着她肩。开玩笑啦,其实你的名字很好听的,吾思吾思,我所思念的嘛。成就了这段非凡的关系,李吾思应该感谢的――“可能是那道英语题。”这话是后来陈央说的。


       陈央走在前面,走一段,停下来回头等一等李吾思。之前陈央和她说过六月新娘。欧美认为六月是结婚最好的时候。九月的阴天里有种明亮的东西,譬如说李吾思前面那位。风又吹开了一阵孜然粉的味道。陈央跑回她身边,从车篮里捞出一个鸡排袋子,用竹签叉起一块送进了李吾思嘴里,又送了一块到自己嘴里。“鸡排还是热的好吃。”陈央含糊不清的说着,李吾思不否认地点点头。事实上这句话两人讲过好多次了,然而还是会把什么热的东西放凉了才开动。陈央和李吾思并排走,陈央的马尾辫末端偶尔一动,也就那么偶尔歪进李吾思的余光里,一下子又歪出来。她突然想到夏天那只操蛋的蚊子,不知道咬在了她身上什么地方,只是轻微的痒意她却挠不到。现在陈央的头发貌似有了同样的效果。李吾思侧头看向陈央,陈央正在扎鸡排,她鬓角的头发又滑下来了,她把竹签扎进袋子里。李吾思伸手,把她的头发别好,陈央把扎上鸡排的竹签子抽出来,把鸡排送进李吾思嘴里。西洋人羡慕六月的新娘。李吾思嚼着鸡排,这一块的孜然貌似挺多的,六月新娘不如她,各个方面都不如她。李吾思把视线从陈央身上转回来,她把自行车扶到天桥台阶边的斜坡上。他们应该羡慕我。李吾思控制着自行车,把鸡排咽下去,开玩笑,这人可是我女朋友。


评论